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动态 >

【编前语】

【会议综述】国际税法前沿论坛会议综述

         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与电子商务的发展,促进了跨国经济交易活动方式的革命性变化。跨国公司利用数字化技术和计算机网络通讯工具从事跨境服务贸易活动,对传统国际税收分配理论和现行国际税法规则的适用,造成严重冲击并提出严峻挑战。如何应对这一挑战已成为当前国际税法学界,尤其是OECD以及UN等相关国际组织高度关注研究的课题。在此背景下,厦门大学法学院和厦门大学国际税法与比较研究税制中心于2013年12月12-13日在厦门召开了以“数字经济背景下跨境服务贸易对国际税收规则的挑战及对策”为主题的国际税法前沿论坛。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会计师事务所、跨国公司等国际税收实务界人士,以及高等院校从事国际税法研究的知名学者共50余人参加了本次会议。

        一、与企业对话——数字经济背景下的跨境服务贸易

       普华永道合伙人梅杞成先生认为概念上不应把数字经济与电子商务混同,二者既相关又有区别。随着跨境服务比重的不断攀升,税收管辖权冲突及如何合理分配征税权成为关注焦点。有必要对数字经济环境下的服务与传统服务的概念范围做出厘定。

       高盛亚洲区税务负责人林燕珊女士介绍了资本基金行业的主要运作模式,认为数字经济条件下的贷款、按揭等功能的所得不应定性为服务。通过详细分析跨境IPO与M&A运作,指出一些具有辅助功能的海外承销商并不能构成常设机构(PE);至于“183天规则”还是“90天规则”等数字的改革都会存在规避情形。

       微软大中华区税务总监李华女士指出,数字时代的微软不再局限于卖软件而是设备加服务。“云”数据库运作模式仅借助数据中心的核心功能,通过“下载”的方式改变了利润的分配方式。这种成本节约化及个性化的运作模式,更适合于中小企业,增值服务业较为明显。

       京东商城代表芦丹鹤女士通过线上业务和线下业务的运作模式对比,认为线上是一种服务,线下是一种传统贸易,两者的综合存在定性的困难,将对企业海外市场的开拓造成障碍。

        二、数字经济背景下跨境服务贸易的课税原则与反思

       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廖体忠副司长首先对《服务贸易协定》(GATS)中“服务贸易”的定义和范围进行解读,提出构建“服务”课税规则应遵循税收公平、税收效率与税收中性等基本原则。廖司长指出,1923年卡尔报告提出的经济关联原则(Economic Allegiance Principle)侧重居住国利益,受益原则(Benefit Principle)侧重来源国利益,PE作为两大原则的桥梁,体现了两者的平衡。为应对数字经济快速成长的新形势及由此对跨境服务贸易所得税规则的冲击,需要发展或改革旧的原则。一种可能的选择是,为了更好地适用古老且业已成熟的经济关联原则,似可结合经济学关于供给与需求互动的原理,进一步发展经济关联原则,以达到跨境服务贸易的提供方与接受方共享税收权益的目的,从而在此基础上构建相对公平的国际税收秩序。

       普华永道香港税务高级顾问David Smith认为,应对跨境提供服务的现行税收规则能否公平合理分配税收权益的问题予以检讨。传统商业模式下的来源地税收管辖权以基于政府提供“公共产品”的代价理论为基础,一旦传统商业模式发生变革,UN范本和OECD范本所设置的PE门槛条件也应有所改革。

       安徽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刘永伟教授认为,DAT实际是解决双重征税问题,而非偷漏税问题;在电子商务中,不存在双重征税问题。对此,上海德勤税务师事务所合伙人叶永青先生指出,DTA是为了划分征税权并防止偷漏税。

       德勤亚太区国际税收主管合伙人Steve Towers认为,考察OECD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报告,OECD对当下数字经济的态度发生较大改观,认为应对目前的框架重新检讨。为此,提出解决方案应遵循的四大原则:无双重征税原则、来源国依净所得课税原则、遵从效率原则、均衡原则。同时认为对数字企业与数字化的传统企业做区别对待,在确认利润归属时应遵循OECD认可的方法。

       安永(中国)税务合伙人Travis认为,数据化经济环境下有必要重新审视100年前制定的税收规则。他倾向在现有税收条约网络下进行一定的修正和解释。此外,他认为digital是无形的、可以跨越国境和难以区分的,可通过PE概念的扩张,从物理空间扩张到数字空间,在整个价值链视角下对准备性、辅助性做适当的改变,如保留大前提,取消正列举。

       北京大学法学院张智勇副教授认为应跳出GATS的四种模式的思维定势,对PE的概念重新界定;提出新设条款并依据提供跨境服务在所得所占的比例来行使课税权;通过征税互助,在国家间制定一个共同的方案以直接分配税收权益,也是欧盟一直在讨论共同税基的做法。

       国家税务总局税务干部学院赵国庆副教授通过列举不同案例认为,流转税中的属人加属地原则在增值税领域会导致重复征税;在界定劳务的消费地时可根据消费者的坐落地原则,引入与PE相同的原则,以保持增值税中性。

        三、数字经济背景下跨境服务贸易课税问题的应对方案

       厦门大学国际税法与比较税制研究中心主任廖益新教授简要回顾了现行跨境服务贸易国际税收的问题和缺陷,提出重构数字经济环境下跨境服务贸易国际税收分配规则应依循的原则,并对美国单一居住国课税、OECD在10年前所主张的保守应对方案、网址(网页)型常设机构(商业存在)应对方案进行评析,跟踪和关注近年来在跨境电子商务交易的消费课税领域的国际协调进展。廖教授认为,国际社会必须突破传统的生产供给才创造利润的理论束缚,确立市场经济条件下需求和消费(使用)也同时对利润实现有贡献的理念,提出对服务所得进行统一定性,课税时可考虑实行消费地征收原则,并对积极营业所得通过在税收协定限制预提税率;在税收征管方面,对B to B跨境在线数据化服务交易采用接受方源泉扣缴方法,而对B to C跨境在线数据化服务交易,可考虑借鉴美国各州在SSUTA下采用的Certified Service Provider (CSP) Model 和 Certified Automated System (CAS) Model 这类计算机自动计算缴税软件程序,实现这种预提所得税的源泉计算扣缴。

       朱炎生教授则以法律与经济两种视角为切入点,认为国际税收规则应是一种妥协合作。朱教授解读了“企业”与“营业”概念和范围,剖析了“服务”广狭义的概念,并试图对当下的“服务”做出界定。在考察PE概念的起源及其在OECD范本和UN范本演进历程的基础上指出,PE概念的内涵具有动态性,可不断扩张和延展。此外,他坚守劳动价值论,劳动者创造价值,消费者不创造价值的观念,提出在时机较为成熟时也可考虑设置特别条款的激进方案,虽然挑战性太大,但有足够发展空间。

       厦门大学财政系张丽芳副教授从国际税收角度探讨“云”征税的问题,通过实证数据阐述企业和消费者的网络消费偏好,指出数字经济对金融服务中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的不同冲击。她并不赞同朱教授消费者不创造价值的观点,认为消费者从消费的效用递增可创造价值。基于此,来源国对(?)“云”利润享有一定的征税权,但传统的服务型PE过于保守,虚拟代理“PE”与目前大多数商业惯例具有某种一致性;因此,她认同廖教授的预提税方案,并认为网址(网页)可构成PE。

       经过为期一天半的专题研讨,与会者深入讨论,形成了诸多有价值的观点和建议。在论坛总结环节,廖体忠副司长指出,数字经济背景下国际税收规则如何变革涉及诸多利益权衡,是选择对既有规则推翻重来,抑或对既有规则重新解释或修改,需要慎重考虑。廖副司长对此次论坛会议的研讨交流内容和质量给予了高度评价,对廖益新教授带领的厦门大学国际税法学术团队,在此次会议上展现的研究实力与水平给予充分肯定和表扬,并希望与会各位专家学者继续深入研究,为中国政府应对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这一国际社会共同面临的挑战问题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思路和可行方案,为改革和完善国际税收规则,公平合理协调各国税收利益贡献智慧。

关注微博